您的位置: 首頁 >> 理論研究 >> 專家研究
用戶名:    密 碼:   
專訪法國漢學家王論躍:學中文并不意味著“漢學熱”
來源:東岳社區 時間:15-12-11 15:02:21

【導言】上世紀八十年代,一套《走向世界叢書》猶如巨燭,點燃無數年輕學子了解世界、擁抱世界的熱情。該叢書的主編、出版家鐘叔河先生在總序中寫道:“我們甚至可以這樣說,一個民族從中世紀到現代的歷史,也就是它打開眼界和走向世界的歷史。”

事實上,國人睜眼看世界的歷史并不久遠,中華文化走向全球的道路依舊漫長。當我們欣然于國學回暖之時,也需要站在“他者”的視角來觀照自我,不必自卑,也無須太亢奮。海外漢學就是這樣的“他者”,尤其是有著兩百多年歷史的法國漢學。那么,海外的漢學家們正在研究什么?他們觀察中華文化的視角與中國學者有何不同?在全球化的背景下,中華文化如何在多元迅捷的大對話時代保持自我特質?近日,法國國立東方語言文化學院漢學家王論躍教授接受了鳳凰網國學頻道獨家專訪。

法國東方語言文化學院中國思想史教授、中文系主任王論躍

名家簡介:王論躍(Frédéric WANG),法國漢語言文化高級教師銜、巴黎第八大學法國文學(符號學)博士、東方語言文化學院(法國巴黎)漢學博士,高等社會科學院博導文憑,曾任里昂高師副教授,現任法國國立東方語言文化學院(法國巴黎)中國思想史教授、中文系主任、亞洲研究所漢學研究中心主任。

鳳凰國學:現在很多學者在做國學或者漢學的研究,國外的漢學是不是也是一門很熱的學科?

王論躍:其實現在學中文的人很多,但是學中文并不是意味著“國學熱”或者“漢學熱”。不管怎么講,“國學熱”可能有很多比較復雜的因素,比較多面的成分在里面,并不是所有的“國學熱”都可能創造一些正能量,我想不一定這樣。但是提倡傳統的價值能夠讓更多的人去看古書、讀古文,懂得我們文化的來源,這是一件好事,不管它是民間的形式還是官方的形式,如果能是官方形式的話,那就更好。

那么在西方的話,從法國的角度看,漢學研究已經有兩百年的歷史,對中國的方方面面也已經研究了很多,研究的隊伍越龐大,研究的面越多越廣。舉個例子,在法國,研究明代哲學的學者就很少,所以要做的范圍就會很偏,很窄,如果有更多的人來進行共同的研究的話,可能就會做得更好一點,更完善一些。所以我覺得,在西方講“漢學熱”,這是沒有意義的。如果能夠推動漢學的發展,推動中文教學事業,這個是我愿意做的事情。

鳳凰國學:中國正在大力弘揚傳統文化,官方和民間對其現實意義都寄予了很多的期待。您在法國,法國的漢學研究您覺得處在一種什么樣的狀態?

王論躍:當然,目前法國的漢學,研究現代中國的人也越來越多。法國是歐洲最古老的漢學研究基地。從十九世紀初期,法蘭西學院就成立了歐洲第一個專門的漢語教席,漢學也就從原來耶穌會士那種帶有宗教色彩的漢學變成了一種世俗的漢學,所以真正的漢學在西方就從這個時候開始了。以前的漢學家,他們主要的研究還是中國古代的文化,那么這種古代文本,特別是經典的文本的研究,從體制上、研究上講,占了他們的很大很大的一部分。我覺得不管目前中國的興旺如何,關于經典的研究會永遠持續下去,這個我是堅信的。所以我作為一個從中國去的法國漢學家,也是非常重視這方面的研究,我覺得這個東西不能丟失,正如姜廣輝老師所說的那樣,這些是我們的根與魂,我覺得非常重要。就像他們的經典,他們也有他們自己的經典,西方文化當中的經典,他們也會守下去,所以我們的經典更應該守下去!

鳳凰國學:國外學者做漢學研究,跟我們自己的學者做本土傳統文化的研究,角度是不是很不一樣?

王論躍:當然角度有很多相同之處,相同之處就在于大家都是讀同一類的文本,同一樣的文本,都是從最基本的訓詁,最基礎的詞語的理解出發,但是也有不同的部分,就是說我們這邊的中文系,其主要的閱讀方式還是中國的方式。而西方的漢學家在成為漢學家以前,他們也受到了西方的人文思想的訓練和熏陶。他們如果跟中國學者做的是一樣的學問,那么就沒有去做的必要性了,所以他們肯定會運用西方的人文主義的某些工具,或者某些理路,即使做一些譯介的工作,他們也會闡述一些自己的思想,也會體現一些自己的思想,這樣的話,我覺得應該會有一些互補的因素在里面,所以我覺得他們做的工作是有著自己的特色的。

鳳凰國學:經濟全球化也帶來了文化的趨同性,而文化多元又是各國、各民族希望守護的,那么在這種大背景下,中國文化怎么能夠保持自己的純度?

王論躍:其實,任何一個文化,我們的主流文化,都不是非常純的,都是容納了其他的文化。漢文化的發展是這樣,西方文化的發展也是這樣,只是說,我們講漢文化、西方文化,是從主流的發展來看,它們都是不斷的吸收、融入外來資源的。正是吸收外來資源,才是成為本文化的強勢之一,所以它能夠吸收人家的優勢,我覺得,如果中國文化單單是我們中國的歷史、中國土生土長的這樣一些元素的話,那么它的面會越來越窄。現在這樣全球化的時代,給了我們更好的條件,也給我們提供了更多的資源,我們有很多資源都可以共享,所以人類的共同的文化遺產都是作為某種主流文化的依托之一,我們應該越來越多的去吸收西方文化的精華,而不是吸收它的糟粕。對于西方文化也是這樣,它也應該吸收中國文化、伊斯蘭文化等其他文化的精華之處,而使自己的文化越來越開放,有更強的生命力,更能傳承下去,這個便是文化的交流,我覺得這是一個永遠的事業。

鳳凰國學:這使得我想到了杜維明先生對亨廷頓“文明沖突”的反駁,他提出了“文明對話”,剛剛您講的其實也是關于“文明對話”的看法,而在這種環境當中,中國文化應該保有怎樣的身份?

王論躍:中國文化的身份,首先是它原有的傳統文化里面的一些價值,但是我們也不能把傳統文化照搬照抄到現在的境遇下,因為文化它是處在一個動態之中的,有著這樣一些內涵。所以我想中國的文化,如果我們一定要像周人那樣去遵行周代的禮,可能它的意義就只是會附在形式的層面,但是我們如果能夠把原來的這種禮義從本質上學到了,然后融入到我們的精神當中,雖然形式上有可能創新或者不同,這都是沒有關系的。就像王陽明說的“致良知”,良知在心上,如果我們心上有了中國文化的傳統,那我覺得最要緊的還是要傳承我們這種文化,從各個個體上去做,但是不一定非要偏于形式。

鳳凰國學:那么像《大學》這些傳統的儒學經典,其中蘊含的儒家傳統思想如何才能轉化出現代意義呢?

王論躍:所謂經典也就是已經為歷史所承認的傳世作品,那么為什么會傳世,說明它能夠經得住任何時代的考驗,所以這些經典都是我們中華文化的精華。在現實上,中華文化的很多現代的價值還是根源于這些古代的文化,而這些古代的文化也就通過古代的經典里所體現的、文字已經記載下來的、已經被公認的價值流傳下來。這個價值里肯定有一定的普適性,那么對于今天的中國人來說,有一些價值是很值得尊重的,我覺得這個現代意義是非常值得提倡的。

鳳凰國學:關于國外漢學研究,您能不能推薦一些著作給廣大網友?

王論躍:西方漢學出了不少名家,有很多作品值得推薦,如英國漢學家葛瑞漢的著作。從法國漢學來看,它的傳統還是比較長的,比如葛蘭言的《中國思想》,當然還有已經過世了的馬伯樂,還有現在尚活躍的汪德邁、Marc Kalinowski(馬克)等,他們都做過很大的貢獻,所以一一列舉的話有一定困難,但是總體來說,法國等一些西歐國家,以及后來居上的美國,都有一些很優秀的漢學家,他們在這方面為推動漢學事業的發展都是做出了很大的貢獻的!

出處站點: 山東省 >> 泰安市 >> 泰山區 >> 上高街道 >> 東岳社區
網站首頁  |  招商合作  |  社區調查  |  網站導讀  |  學習園地  |  人才招聘  |  聯系我們
Copyright © 2003 - 2019 中國社區在線 All Rights Reserved
運營單位: 北京眾智創業科技開發有限公司
電話: 5750750 京ICP證110584號      京公網安備110108006249      京ICP備15005211號
11选5走势图